d
Follow us
  >  Articles posted by Web Admin (Page 2)

Published Apr 2, 2016, 5:00 am SGT She thought it was genuine and there's no evidence she could tell it wasn't, judge finds Original Aritcle: https://www.straitstimes.com/singapore/courts-crime/chinese-national-acquitted-of-using-fake-work-pass K.C. VijayanSenior Law Correspondent A Chinese national who used a forged work pass and overstayed was cleared after a district court found that she

2013年05月15日 08:53:09  来源: 新华网新加坡频道 【字号 大小】【收藏】【打印】【关闭】   《联合早报》网站报道,美籍工程师吊死案开庭,代表死者沙恩父母的律师昨天提问了专家证人,在庭上揭露了夫妇俩对他死因的关键疑问。   由于沙恩有手抖症状,律师问字迹是否像手抖的人写的,文书与笔迹鉴定师叶伟生表示便利贴上的字看起来挺正常。(警方提供)   一、关键证物出现他人DNA   勒住沙恩的黑带和毛巾上,除了有沙恩的DNA,还出现他人的DNA,但新加坡卫生科学局的鉴定师葛国威无法确定那是谁的DNA。   葛国威表示,带子和毛巾上各有两组他人的DNA,但因为含量太少,他无法鉴定DNA是否属于同样两个人和他们的性别。   但葛国威在回答政府律师时提到,DNA可透过肢体或体液留在物件上,滞留物件上的时间会因环境、温度、细菌成长的速度及物件表面而受影响。即使经过洗刷的物件,DNA也有可能在几星期、几个月或几年后留在物件表面。   对于DNA如何残留在带子和毛巾上,葛国威无法置评。   二、字迹真伪   新加坡卫生科学局高级文书与笔迹鉴定师叶伟生指出,两张便利贴上的字迹“可能”是沙恩的,但因为证据有限,无法做出“高可能性”的断定,但他认为字迹应该属于同一人。   在现场发现的两张便利贴,加起来一共只有十个字母和数字,样本算小。庭上透露,字迹相似度有八级,叶伟生鉴定后的结论为第三级。   由于沙恩有手抖症状,律师问字迹是否像手抖的人写的,叶伟生表示便利贴上的字看起来挺正常。三、痣不见了   在盘问警方摄影师费尔道斯时,王立清律师指出,沙恩父母告知,儿子脖上有两颗痣,照片上却没有。律师问费尔道斯作何解释,后者回说,他是按调查人员的指示为死者拍照,拍照后将存有照片的主光盘存放在保险箱内,需要时拿去刑事侦查局打印。   四、电脑和硬盘   警方科技法证科宋燕萍助理警监供称,沙恩的遗书不是从外在的硬盘存入电脑,根据电脑记录显示,遗书的文档是在去年5月建立的,最后一次打开和书写是在沙恩过世的前一天。   她也对沙恩的硬盘进行鉴定,她表示调查人员卡敦去年6月27日晚上8时许,曾将沙恩的硬盘连接到手提电脑去。   庭上也念出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报告,报告指新加坡调查人员在2012年6月27日查看了移动硬盘后,认为和案件无关,并在隔天将硬盘还给沙恩家人。经专家分析,联邦调查局得出结论称,沙恩家人在今年3月25日交给该局的移动硬盘,和新加坡警察部队在去年6月27日查看的移动硬盘相同。   沙恩父母之前表示,怀疑有人在儿子死后打开他的硬盘,并将一份文件删除。根据联邦调查局报告,查案人员在去年6月27日晚上,对硬盘进行检查时,曾在一份文件中创建过一个书签。文件打开时,电脑自动生成一份临时文件,文件关闭时会自动删除。